掃一掃,了解更多我們的信息

或給我們留言提交需求

在線留言

理論研究

您的位置:首頁 > 租賃業務 > 理論研究 > 內容

信托聯姻融資租賃提速:五大運作模式詳解

日期:2016-6-29 9:35:10 人氣:298 評論:0

融資租賃業的井噴式發展,讓嗅覺敏銳的信托公司尋找到了新的業務“挖掘點”。

據21信托研究院了解到,今年以來已有多款相關信托產品問市且模式各不相同,至此,此類業務目前能夠預見的五大操作路徑,除標準資產證券化模式仍有待破冰外,其余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落地嘗試,信托業介入融資租賃領域有了越來越大的想象空間。

資產證券化模式待實質性破題

近日,渤海信托一款掛鉤融資租賃業的信托計劃正在發行當中,“豐匯租賃租金收益權一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資金用于受讓豐匯租賃合法持有的約2.4 億元應收融資租賃款租金收益權,預計發行規模1.8億元。

主要的增信措施包括以下幾項:

一是差額補足,即租賃資產包產生的租金收益,用于支付投資者收益及到期本金,在租賃包現金流入不足以覆蓋投資者收益或本金情況下,融資方安排資金補足差額。

二是到期回購,即豐匯租賃承諾在信托到期后,溢價回購標的資產租金收益權。

三是豐匯租賃控股股東盟科投資提供連帶責任擔保。

四是2.4 億元應收融資租賃款質押。

五是標的資產在信托存續期內產生的全部收入進入監管賬戶。

作為中植集團旗下金融平臺的重要成員,豐匯租賃在資金運作術方面也長袖善舞,與信托行業可謂頗有淵源,相關合作已非孤例。

據了解,豐匯租賃的控股股東為盟科投資,再向上追溯,盟科投資為房地產開發企業盟科置業集團的全資控股子公司,而盟科置業即為中植集團實際控制。

事實上,據21世紀信托研究院統計,此前每年以個位數潛進的融資租賃相關信托項目,進入2013年以來明顯提速,已有數十余款相關信托計劃相繼成立,而其中,信托與融資租賃公司的合作也涵蓋了各種模式,除標準化資產證券化項目目前還有待破冰,融資租賃與信托目前可實現的主要合作模式均已逐步進入成熟運作階段。

從目前已經落地的項目情況來看,信托業介入融資租賃大致可歸結為以下六種較為典型的操作路徑。

第一種為“類貸款模式”。

這種操作模式并非直接開展融資租賃業務,而是通過與租賃公司合作介入融資租賃領域。由信托公司將資金貸給租賃公司用于購買設備,租賃給承租人使用并收取租金,以達到投資者獲取穩定信托收益的目的。

細化而言,又有兩種具體的操作方法,一是融資租賃貸款信托,二是租賃資產收益權受讓集合信托。前者為信托公司發行信托計劃為租賃公司提供融資用于購買設備,本質上是一種指定用途的貸款信托;后者為以信托資金受讓租賃資產收益權,信托計劃到期后,由租賃公司溢價回購。

其中,后者“收益權受讓集合信托”即前述渤海信托項目采用的操作方式,也是目前信托介入融資租賃最為普遍的做法,具體路徑也大致趨同:首先由融資租賃公司將某個或多個項目的租金收入形成資產收益權,再由信托公司發起信托計劃受讓該收益權。

常見的增信方式包括租賃公司回購承諾、設備所有權抵押、應收賬款質押、融資租賃公司股東方擔保、承租人擔保等。

第二種為“通道模式”。

與前述第一種模式類似,這類操作對應融資租賃端的方式,既可以是直接提供貸款也可以是受讓租賃資產收益權。不同的是,這種模式下,整個交易過程由銀行方面主導,提供項目和資金來源,租賃公司也多為銀行方面指定,信托扮演的角色相對被動,資金來源為商業銀行發行的相關理財產品。

借助商業銀行客戶資源和資金平臺,由銀行發行融資租賃理財產品,將募集資金委托給信托公司設立單一資金信托計劃,用以向租賃公司發放貸款或受讓租賃資產收益權。

第三種是“租賃資產證券化模式”。

即融資租賃公司將資產出售信托,信托作為受托機構,以資產支持證券的形式向投資機構發行收益證券。信托參與此類模式至今鮮見項目落地,但從未來融資租賃的發展看,當租賃資產能在未來產生可預測的、穩定的現金流,就具備了開展租賃資產證券化的條件。

此前遠東租賃、廣匯租賃等公司作為發起人已完成了多單資產證券化產品的發行,但多為證監會版資產證券化,多以專項資產管理計劃作為SPV載體,銀監會版以信托公司作為受托人的資產證券化項目,目前并未成行。

第四種是主動管理模式

在所有的操作模式中,最能夠發揮信托公司主動管理能力并實質性介入融資租賃業務的模式為“主動管理模式”,即通過發行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募集資金,自主管理購買標的物,租賃給承租人使用,并收取租金以兌現信托計劃委托人收益,是為第四種模式。

這種模式的主要操作流程是:

首先,投資人認購信托計劃,成為信托資產的所有權人,信托資金則進入銀行監管賬戶;

其次,是信托公司向設備供應商購買租賃物,并作為出租人與承租人、擔保人簽訂《融資租賃合同》;

之后,承租人根據合同約定,定期足額支付租金,租期通常1~3年,最長一般不超過5年;第四步,信托公司將專戶內收到的租金定期向投資人分配凈收益(指回收的租金扣除各種費用之后的余額);

最后,信托公司將租賃物以名義貨價轉讓予承租方,整個交易完成。

其中一個典型的案例是,中信信托此前成立的“青島海鯊游艇信托租賃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用于向青島海鯊游艇旅游有限公司和青島華澳船舶制造有限公司購買經營用游艇,取得游艇所有權后,以融資租賃的方式租予青島海鯊,用于其游艇觀光旅游及“海鯊會游艇俱樂部”的項目運營。

項目具體的增信方式有三:一是青島海鯊及其實際控制人持有的青島華澳70%股權質押;二是青島華澳及其實際控制人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三是該信托計劃募集總金額的10%作為融資租賃租金償還的保證金。

類似的項目案例還包括“寶信融資租賃投資(5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由長安信托作為出租人,聘請寶信國際融資租賃擔任投資顧問/名義共同出租人,將信托資金以融資租賃方式運用,具體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售后回租、直租等,信托資金用途為支付一定比例設備款。寶信公司作為專業的融資租賃公司,負責融資租賃項目推薦、租賃客戶維護、協助催收租金。

第五種是利用“資金池”的模式運作融資租賃類項目

這種模式僅有極個別公司做出了相關嘗試。不過,基于目前監管層面對于此業務類型的嚴控,使得此類業務模式能否繼續延續存疑。

盡管隨著融資租賃行業井噴式發展,融資租賃類信托業務才逐漸引發更多信托公司介入和關注,但事實上,早在2002年,國內首個融資租賃信托產品—醫療設備融資租賃信托計劃便由外貿信托設計成立。規模不超過人民幣5000萬元,期限3年,資金用以購買通用電氣(中國)有限公司的大型醫療設備,租賃給經過嚴格審查符合標準的醫院,信托收益主要來自于租金收入和傭金收入。

國內融資租賃公司的融資渠道較為單一,主要依靠銀行貸款以及少量金融市場上的衍生產品,融資規模有限。而信托公司資金來源較為廣泛,這為其開展融資租賃業務提供了有力保障。雙方合作則可有效拓寬融資租賃企業融資渠道。

融資租賃類信托業務面臨的主要風險來自于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是信用風險,也就是承租人不能按期履行支付租金義務而形成的風險,原因既包括承租人經營不善造成企業困難,也包括承租人不履信或惡意拖欠。

其二是市場風險,即市場需求降低,造成企業盈利能力狀況惡化。

其三是合同風險,即在制訂相關的融資租賃、購貨、擔保等合同時,條款不夠嚴謹,存在文本瑕疵。

除此之外,還有重要的一點,即為特殊情況下,租賃物價值降低或完整性受到損害,因此很多類似項目會要求承租方對所租賃的設備投保,或由信托公司投保,但保險費由承租方承擔。

北京某信托公司業務部人士表示,盡管業務存在較大空間,但能否真正批量式推廣,還有待考量,核心問題在于“資金成本”,在此類業務中,信托資金的收益空間有限。

標簽:
評論信息
我要評論
pc蛋蛋怎么赚钱